• 注册
  • 心得常识 心得常识 关注:7 内容:148

    沈绍功教授:辨证论治女性良性肿瘤思路探析

  • 查看作者
  • 打赏作者
  • 当前位置: 华夏中医人 > 心得常识 > 正文
    • 心得常识
    • 沈绍功教授:辨证论治女性良性肿瘤思路探析

      华夏中医人      韩学杰 北京甫济堂 2021-06-03

      导读:中医对良性肿瘤的疗效确切,有明显优势。女性良性肿瘤主要有乳腺增生、子宫肌瘤、卵巢囊肿,均是由于内分泌失调引起的激素紊乱所导致的,属于增生,也都属于良性肿瘤。

      一、妇科病治疗总纲

      这些女性良性肿瘤总属妇科病的范畴,沈绍功教授在治疗妇科疾病时有四大原则:虚证调肾为要、实证痰瘀同治、调肝贯穿始终、综合调治增效。

      (一)妇人虚证 调肾为要

      女性机体的生理状态,与机体一般的生理活动和一定年龄范围内的生殖活动息息相关。前者是指脏腑化生精、气、血、津、液,用以维持人体生命之需求,并为肾—天癸—冲任—胞宫生殖轴的功能成熟与稳定提供足够的物质基础;后者是指女性周期性、规律性的子宫出血及妊娠、分娩与哺乳的生理特点。

      肾为先天之本,元气之根,主藏精气。肾的阴阳失调是妇科病根本所在,调理肾中阴阳是治疗妇女病的重要治则。通过调肾,使阳得阴生,阴得阳化,阴阳平衡,以维系女性的正常生理活动。

      基于上述中医理论,沈师对于以五心烦热,腰膝痠软,舌净质红,脉象细数为主症的肾阴虚者,治以“壮水之主,以制阳光”,以杞菊地黄丸、左归饮为主方,生地为主药;对于以形寒腰痠,舌质淡胖,脉象沉细为主症的肾阳虚者,治以“益火之原,以消阴翳”,以肾气丸、右归饮为主方,蛇床子、黄精、补骨脂为主药。

      根据肾为水火之脏的特点,还注意“孤阴不生,独阳不长”的阴阳互根理论,遵循张介宾的提示:“善补阴者,必于阳中求阴”,佐加补骨脂、仙灵脾、菟丝子等;“善补阳者,必于阴中求阳”,佐加枸杞子、女贞子、杜仲等。

      沈绍功教授:辨证论治女性良性肿瘤思路探析

      (二)实证祛痰 痰瘀同治

      痰浊既是病因又是病理产物,其形成在于肺脾肾三焦水液代谢异常。在妇科疾病中痰瘀并见的临床表现和特征,符合西医学病理变化的有以下两个方面:

      其一,组织的增生和变性。如乳腺增生症、子宫肌瘤等,都是由于局部组织的病理性增生和变性所致。对于这类病证,使用祛痰化瘀、软坚散结的药物,可使病理性的增生和变性得以消散和吸收。

      其二,局部组织的充血、水肿、瘢痕。如慢性盆腔炎、子宫内膜异位,局部都有充血、水肿、瘢痕等慢性炎症的改变。使用祛痰药,可能有软化粘连、修复因组织纤维化而引起的疤痕作用,尤其对于子宫内膜异位症可能还有抑制异位内膜增生,吸收消散异位内膜结节的作用,从而改善患者的临床症状和体征。

      对于痰瘀相兼的病症,应以祛痰为主,化瘀为辅,使痰瘀分消。沈师祛痰化瘀治疗妇科疾病,常以祛痰方温胆汤加减治疗。

      (三)以肝为本 疏通为先

      沈师认为女子以肝为本,妇人病的治疗,调肝须贯彻始终。从生理特点来看,正如《灵枢·本神》所云“肝藏血”,肝为藏血之脏,司血海,具有贮藏血液和调节血流、血量的作用,肝血充盈,藏血功能正常,其血方可下注血海,使冲脉盛满,血海充盈。而女性的生理特征有经、带、胎、产之变,均与“血”密不可分。从女子病理特点来看,女子多伤于情志。女子最易为情志所伤,而致气机郁滞。因此诊治女子疾病要以肝为根本,以肝为重点,重视调肝法。

      沈师将调肝治郁概括为如下九类:肝气郁结、气郁化火、气滞痰郁、气滞湿郁、气滞血郁、气滞食郁、忧郁伤神、忧郁伤脾、忧郁伤阴。

      治用疏肝理气、清肝解郁、理气祛痰、理气化湿、理气活血、理气消导、养心解郁、健脾解郁、滋阴解郁九法。

      沈师调肝解郁还有如下四条提高疗效之策:

      其一,主抓气郁。虽然有气、血、痰、湿、热、食六郁之别,然只有气滞方有其余五郁之生,故郁证以气滞为主,以肝为本,治重疏肝理气,所谓“木郁达之”,尤以柴胡为治郁主药。

      其二,分辨虚实。气滞见胀,投以疏肝理气这是常法,但还应分辨虚实,掌握变法。辨虚之关键在于舌象,如苔腻舌紫属气滞为实,以逍遥散为主方。苔薄质淡,属气损为虚,以香砂六君为主方。

      其三,初实久虚。郁证初起以实证为主,表现气滞证,但日久常能致虚。虽见虚象,但仍以木郁为主,故理虚之方中不可不加解郁之品,但理气药多香燥易伤正,应投和平之品如木香、香附、菖蒲、郁金、陈皮、佛手等。

      其四,注意互相联系。气郁可致痰凝,加祛痰的法夏、生姜、竹茹、瓜蒌、贝母、胆星。气郁可致血瘀,加活血的归尾、川芎、丹参、苏木、红花。气郁可致火炎,加清肝的龙胆草、丹皮、栀子、黄芩。气郁可致湿阻,加化湿的二陈、木香、车前草、藿梗。气郁可致食停,加消导的焦三仙、莱菔子、鸡内金。气郁可伤心神,加宁神的炒枣仁、柏子仁、琥珀、云苓、夜交藤。气郁可伤脾运,加健脾的参类、白术、山药、云苓。气郁可伤肾阴,加滋阴的生地、山药、泽泻、知母、杜仲、女贞子、枸杞子、菊花。

      沈绍功教授:辨证论治女性良性肿瘤思路探析

      (四)综合调治 提高疗效

      除了中药调理之外,沈老在女性妇科病的治疗常倡导“综合论”。所谓“综合论”有三个内涵,一是治疗思想上的综合,二是组方法则上的综合,三是治疗手段上的综合。

      (1)外治法

      沈师妇科病常用于治疗女性良性肿瘤的方法主要为:热熨法。

      内服药第三煎时加20粒川椒煎汤后,沾湿毛巾或纱布,直接贴敷于患处,起到通络,改善血液循环的作用。常用于子宫肌瘤、乳腺增生等。

      (2)意疗

      临床上,沈师非常注意运用语言方面的技巧,使病人放下思想包袱,心情舒畅地配合治疗。

      对于情志抑郁的病人,深入与其谈心,找到其抑郁的原因,采取针对性的语言给予疏导,从而达到疏肝解郁的目的。

      对于自己的疾病表现得过于担心的患者,对其进行适当的宣教,使之正确认识疾病,消除不必要的顾虑和担心。

      对陷入不良情绪的病人,嘱咐其家属或病人“哪儿高兴到哪里去”;对于经常在家无工作的妇女,建议其积极参加社会活动,转移病人的注意力,久之,可使病人摆脱自己的烦恼,转入正常的情绪。

      (3)食疗

      饮食调理也叫膳食疗法,简称“食疗”。中医有“药食同源”的理论。沈师认为,食疗具有不伤脏腑,适合久服的优点,故以食治病,常常胜于用药,所谓“药补不如食补”。

      沈绍功教授:辨证论治女性良性肿瘤思路探析

      二、女性良性肿瘤具体治法

      沈老认为妇科良性肿瘤总属肾亏,因此治疗增生不能一味活血化瘀,软降散结,它的病变重点应该是调肾温通。

      但在具体治疗过程中应当注意辨证论治,根据寒热虚实辨证后具体处方。

      沈氏女科在治疗女性良性肿瘤上有一个家传基本方,其中主要有十二味药,分别为:枸杞子、女贞子、生地、黄精、山萸肉、蛇床子、泽兰、生杜仲、桑寄生、桂枝、白花蛇舌草等。

      乳腺增生再选加公英、山慈菇、浙贝母、夏枯草。子宫肌瘤选加红花、山慈菇、丹参、茯苓。卵巢囊肿的加鸡血藤、香附、伸筋草、地龙。

      因此增生的病人当以温通为主。

      (一)乳腺增生

      乳腺增生病为中青年妇女的多发病,中医多责之于肝气不舒,气滞血瘀,并以疏肝化瘀,散结止痛治疗。乳腺增生治重补肾活络。临床中,乳腺增生病主要又分一下虚实两个证类:

      (1)阴阳两虚 冲任失调

      此类患者多因肾中阴阳两虚,冲任失调,乳络失养而致乳房胀痛。阴阳两虚而腰痠怕冷,带下清稀;气血不足而疲乏无力,月经量少色淡。舌质淡,苔薄白为主。

      其病位在肝、肾,证属阳虚及阳,气血不和。每遇此类型患者,沈师多以杞菊地黄汤加减调整人体之阴阳,调理冲任。

      方中以枸杞子、生地,滋养肝肾之阴,蛇床子温阳而不燥,共奏调理阴阳之效。以菟丝子、蛇床子、川断、泽兰调整内分泌。肝经循行两乳,乳络失养,肝气郁滞,以炒橘核通络止痛,川楝子、元胡、香附,行气止痛,夏枯草、生牡蛎软坚散结;女子以血为先,以当归、鸡血藤、丹参养血活血。蒲公英、夏枯草、野菊花,寒性反佐,防止温热太过。

      (2)痰瘀互结 毒损乳络

      痰瘀互结,毒损乳络,乳络不通,而致乳房胀痛;郁久化火,可见口臭牙痛;痰湿阻滞易致食纳不香、苔黄厚腻;瘀阻胞宫则见月经色暗有块,舌质暗红之征。病位在乳络,证属痰瘀阻络,乳络不通。此类患者,多为本虚标实之证。

      沈师治疗此类病人时,标实多以温胆汤或三石祛痰汤祛实邪、退舌苔为主,在竹茹、枳壳、云苓、陈皮、石菖蒲、郁金6味基础上,加三石(生龙骨、生牡蛎、海蛤壳)增加软坚祛痰之力;加茵陈、泽泻增加利湿祛痰之功;蒲公英、路路通、炒橘核为疏通乳络,散结块之效药;金铃子散行气止痛。

      待舌苔退薄,痰浊渐除,实邪尽除,腰痠未止,肾亏未复,改以杞菊地黄汤加减,调肾为主,辅以祛痰化瘀。方以枸杞子、生地、当归为主药而滋阴养血,川断、蛇床子阳中求阴,丹参、泽兰、生山楂活血散瘀,蒲公英、炒橘核通乳散结,夏枯草、生牡蛎软坚散结,野菊花寒性反佐。

      另外,外治法中可加川椒20粒熬第三煎的药汁温敷增生处,可增加通经散结功效。内服外敷并治,增生消散。

      (二)子宫肌瘤

      子宫肌瘤可归为中医学的“癥瘕”、“积聚”等,历来医家多认为其由肝脾气滞,血结胞宫导致。但沈绍功教授认为肾之阴阳失调为其主要病机,治疗上多以调肾阴阳为主,辅以活血化瘀。因为肌瘤常因内分泌紊乱所致,调肾即可调整内分泌,是为治根之法。

      (1)痰阻血络 冲任不固

      此类患者多见月经周期提前,量多,舌暗淡,苔黄腻,脉滑。此为痰阻血络,冲任不固所致。痰阻血络,积于冲任,痰浊不去,新血不得归经,以致月经量多;痰浊中阻,则食纳不振;痰郁气滞,则胸闷不舒;痰阻水道,水道不利,故下肢浮肿,苔黄腻、脉滑亦为痰浊阻滞之象。

      其病位在胞宫,证属痰浊阻宫,血络失调。治疗当以祛痰化瘀,调经散结为主。祛痰采用温胆汤加减,调经以杞菊地黄汤加减调肾阴阳。

      投香附、枳壳、云苓、陈皮、郁金等药理气;竹茹、石菖蒲祛痰,石菖蒲与郁金相配还可调整大脑皮层、调整内分泌;蒲公英、生牡蛎,软坚祛痰通络;桑白皮、泽兰、冬瓜仁、车前草,共奏利水消肿,同时给痰以出路而祛邪。

      待痰浊祛舌苔除,诸症减轻,故停用祛痰之法,改用调肾阴阳之法,生地、黄精、生杜仲、桑寄生调肾阴阳,丹参、香附调和气血;山慈菇软坚散结,车前草去除残余湿气,子宫肌瘤消除。

      (2)阴阳失调 虚火上炎

      阴阳失调,胞脉损伤,瘀血阻滞,故成癥瘕。临床可见腰膝痠软,头晕咽干、夜寐多梦,月经量多,小腹隐痛,舌尖红少苔,脉沉细说等。肾精不足而腰膝痠软,虚火上炎,故头晕咽干、夜寐多梦;虚火动血,故月经量多,癥聚而气血不通,故小腹隐痛。舌脉也为阴阳失调,虚火上炎之候。

      其病位在肾及胞宫,证属肾亏精损,阴阳失调。治疗以调整阴阳,清泻虚火为主。

      此类病人以二仙汤化裁治疗。“二仙汤”出自上海的经验方,原由仙茅、仙灵脾、当归、巴戟天、黄柏、知母6味组成,可温肾阳、滋肾阴而泻虚火、调冲任。由于仙茅温燥而有小毒,故沈师常以蛇床子代之,与仙灵脾共同温肾补精,知母、黄伯滋阴泻火;当归补血养阴,调理冲任。加生杜仲、桑寄生、川断可增加调肾之力,加丹参、泽兰、生山楂活血,香附行气,辅以活血行气而消除癥块。丹皮清虚热,又有反佐之意。

      (3)瘀血阻宫 聚久成癥

      此类患者因瘀血凝滞胞宫,积久成癥。临床多见面色晦暗,小腹痛而据按,月经延后,量少色黑,舌质紫暗有瘀斑,苔薄黄,脉沉涩等。血瘀不行,气机受阻,积结成癥,故小腹痛而拒按;脉络不通,血运失常,上不荣面,外不荣肤,故面色晦暗;瘀血内阻,冲任失调,故月经延后,量少色黑。舌脉均为瘀血内阻,脉络不通之象。

      其病位在胞宫,证属气滞血瘀,冲任失调。治疗以活血化瘀,缓消癥块为主。

      临床投以《金匮要略》桂枝茯苓丸加味。桂枝温通血脉,茯苓渗利下行而益心脾之气;癥瘕多郁久而化热,故配伍丹皮、赤芍、丹参、泽兰、凉血化瘀;气行则血行,故加香附、郁金行气活血,金玲子散行气止痛。

      沈师治疗瘀阻肌瘤仍重视调肾之辅佐,结合现代研究,肌瘤与内分泌紊乱有关,选加调整内分泌功能的蛇床子、川断、菟丝子、泽兰,再选加软坚散结的夏枯草、生牡蛎、山慈菇可提高消癥疗效。

      总之,消肌瘤勿忘调肾,这是沈师的经验之谈。

      (三)卵巢囊肿

      卵巢囊肿为妇科常见疾病,也是难治疾病之一。卵巢囊肿多发生于生育年龄,与家族史、内分泌因素、生活方式、环境污染等因素相关。

      中医认为卵巢囊肿多因肝气不舒,脉络瘀阻所致。治疗应重视疏肝透络。用药以柴胡、枳壳、地龙、赤白芍、鸡血藤、川楝子、郁金、木香、水蛭、夏枯草为主,少腹痛选加香附、伸筋草、三七粉。月经不调选加当归、益母草。白带多选加蛇床子、地肤子、炒苍耳子。

      临床还有痰湿血瘀与肝肾阴亏两种证类。

      (1)痰湿血瘀 湿热下注

      此类患者可见白带量多,色黄而臭,经期紊乱,经量时多时少,经行小腹疼痛,食纳不香,大便干燥,舌质紫暗,边有瘀斑,苔厚黄腻,脉象滑数等症状。痰浊阻碍中焦运化,故食纳不香,舌苔厚腻;湿热困于胞脉则白带量多;舌质暗红,边有瘀斑,为血瘀之象;总因痰、湿、瘀血积于胞脉,经脉不畅,故经期紊乱,经量时多时少,小腹疼痛;痰、湿、瘀凝聚而化热,故白带色黄而臭;热邪煎熬下焦津液,故而大便干燥。

      其病位在胞脉,证属痰热瘀阻,湿聚胞脉。

      沈师治疗此类病案时依然保持先祛实后补虚的治疗原则。

      前期以温胆汤合四妙丸清热化痰祛湿,但良性囊肿总因肾之阴阳失调而致内分泌紊乱,后期仍当以调肾为主,杞菊地黄丸为主方,并要阳中求阴,加入生杜仲、桑寄生、蛇床子;同时良性囊肿又与情绪有关,故加石菖蒲、郁金调整大脑皮层;山慈菇专消囊肿。

      此外,鸡血藤、伸筋草为卵巢及附件疾病中常用的有效药对。鸡血藤补血活血、通络止痛,伸筋草除湿消肿、舒筋活血,二药合用活血通络,对于卵巢及附件疾病,尤其是小腹两侧如吊带样疼痛者具有良好疗效。

      (2)肝肾阴亏 阴虚及阳

      此类患者临床多见小腹疼痛,乳房胀痛,腰痠膝痛,食纳尚可,纳后腹胀,带下量多,四肢欠温,舌暗红,苔薄黄,脉沉细。肾阴不足而腰膝痠痛;肝郁阻滞而小腹疼痛,乳房胀块;木旺横逆而食后腹胀;阴虚及阳而四肢不温;阴虚内热而经多带下。舌暗苔黄,肝郁内热之象。

      其病位在胞脉,证属阴精不足,肝郁内热。治疗当以调肾养阴,消散肿块为主。

      此类病人虽有瘀血之证,但是病久伤阴,多见虚实夹杂之象,故以杞菊地黄汤加减,扶正而祛邪。杞菊地黄汤为沈师平补肝肾之阴首方,加生杜仲、桑寄生可调整肾中之阳,亦有阳中求阴之妙;妇科疾病多与内分泌紊乱有关,以石菖蒲、郁金,解郁化瘀祛痰,调整大脑皮层的功能;蛇床子、泽兰调整内分泌功能;鸡血藤、伸筋草为治疗卵巢囊肿特色用药。在用药上,始终以一味丹参养血活血,金铃子散行气止痛。卵巢囊肿常规以疏肝解郁、活血化瘀、软坚散结法治疗,而沈师的特点是突出辨证论治。对此类阴虚血瘀,虚实夹杂之证,故以调肾为大法,兼以理气活血。

      (作者:韩学杰 / 整理:姜宗兵)

    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  登录
    • 任务
    • 到底部
    •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: